FEATURED DESINGERS / MAKER

大师杰作

让-米歇尔·弗兰克

(Jean-Michel Frank, 1895-1941)

让-米歇尔·弗兰克(Jean-Michel Frank, 1895-1941)法国现代主义设计师,以极简风格的室内设计而闻名;1895年2月8日生于法国巴黎,1941年3月8日卒于美国纽约。弗兰克出身德裔犹太银行家之家,其家族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饱受摧残,《安妮日记》的作者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 1929-1945)便是他的堂侄女;弗兰克的童年在因德雷福斯事件(l'Affaire Dreyfus)分裂的法国社会中度过,其犹太身份使他在学校中备受欺凌;一战中,被遣送参战的兄长奥斯卡(Oscar Frank, 1883-1915)和乔治(Georges Frank, 1887-1915)在两个月内相继阵亡,他与父母也因德裔身份而被软禁,从而导致其父莱昂(Léon Frank, 1853-1915)因绝望而自杀,母亲南妮特(Nanette Frank, 1861-1928)也因精神分裂被送往瑞士收容所,一系列的打击导致弗兰克患上了困扰终身的抑郁症,并对鸦片类药物产生了严重依赖。


战后,弗兰克利用继承的大笔家族遗产活跃于巴黎艺术社交圈以及谢尔盖·迪亚吉列夫(Sergei Diaghilev, 1872-1929)的俄国芭蕾舞圈,通过毕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他结识了巴黎风格领袖欧仁妮娅·埃拉苏里斯(Eugenia Huici Arguedas de Errázuriz, 1860-1951),她引导弗兰克如何以现代方式重新诠释路易十六新古典风格,繁复的线条以更加简单的形式表达,同时兼顾英式家具的舒适性,她影响后世设计的至理名言“优雅意味着摒弃”(Elegance means elimination)也始终影响着弗兰克的创作。1921年,弗兰克接受超现实主义作家皮埃尔-德里厄·拉罗谢尔(Pierre Drieu La Rochelle, 1893-1945)委托,完成了其巴黎寓所的室内装潢,首次项目的成功使其迅速在巴黎知识分子圈内打开知名度。1924年,弗兰克与爱马仕(Hermès)家族第四代成员让-勒内·古兰德(Jean-René Guerrand, 1907-1993)展开合作,将爱马仕经典的马鞍双针缝制法运用于其设计的皮革家具制作。同年,他搬入韦尔讷伊街(Rue de Verneuil)7号,在这幢18世纪的建筑内,弗兰克摒弃所有附加的虚浮赘饰,以朴实的白色和米色作为整个空间的主色调,新古典风格的墙面橡木嵌板被剥去油彩,让木料表面复归原始本色,凡尔赛宫式的拼花地板被复原至不加雕琢的状态,同时家具也减少到最低限度;使用白色斑马纹大理石对角镶嵌的浴室产生如后世欧普艺术(OP Art)般惊人的视幻效果,吸烟室金色稻草纹饰装饰的墙壁和天花板反射着柔和的光芒,给人以一种更舒缓的使用体验;弗兰克在这里重塑了一种贫匮的奢华,剥离了一切表面美化,完全赤裸且克制得如隐休圣所,以至于让·谷克多(Jean Cocteau, 1889-1963)拜访后打趣道:“多么有魅力的年轻人啊,可惜他被洗劫一空了”。


1926年,弗兰克接受夏尔·德·诺阿耶子爵(Charles Vicomte de Noailles, 1891-1981)与夫人玛丽-劳尔·德·诺阿耶(Marie-Laure de Noailles, 1902-1970)委托,为这对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艺术赞助人打造了合众国广场(Place des États-Unis)11号宅邸的门厅、吸烟室和卧室。在这幢欧内斯特·桑松(Ernest Sanson, 1836-1918)建造的巴洛克风格大宅中,弗兰克以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彻底颠覆了建筑本身历史主义的重压,以此树立了现代室内设计领域内无可比拟的声誉;传奇时装设计师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 1936-2008)在1970年代参观后,将羊皮纸覆盖的吸烟室称之为世界第八大奇迹(Huitième Merveille du Monde)。1920年代末,弗兰克与家具师阿道夫·夏诺(Adolphe Chanaux, 1887-1965)和安德烈·格鲁(André Groult, 1884-1966)展开合作,探索家具设计与空间表达之间的平衡;同时,他也与雕塑家阿尔贝托(Alberto Giacometti, 1901-1966)和迭戈·贾科梅蒂(Diego Giacometti, 1902-1985)兄弟建立合作关系,相继创造了约50种灯具、花瓶和柴架等装饰艺术品;他还就具体项目与不同艺术家进行特别合作,克里斯蒂安·贝拉尔(Christian Bérard, 1902-1949)将生动的色彩对比带入他的地毯和屏风设计,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 1904-1989)著名的红唇沙发(Canapè Boca)也在其后被他融入罗兰·德·埃斯佩(Roland de l'Espée, 1901-1978)男爵的舞厅设计中。


1935年3月21日,在诺阿耶子爵、时装设计师艾尔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 1890-1973)和建筑师埃米利奥·特里(Emilio Terry, 1890-1969)的资助下,位于巴黎圣奥诺雷郊区街(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140号的弗兰克精品展厅开幕;同年,弗兰克接受著名香水商让-皮埃尔·娇兰(Jean-Pierre Guerlain, 1905-1996)委托,完成了后者位于奥什大街(Avenue Hoche)寓所的室内装潢。重新设计并简单金线装饰的入口与裸露白色墙壁的门厅体现了弗兰克一贯的简约风格,米色天鹅绒镶板装饰墙壁的沙龙则使用了三扇来自巴黎圣拉扎尔女子监狱(Prison Saint-Lazare)的橡木大门,在色调和结构上均保持了与整体环境的统一;吸烟室内的皮革沙发和一套具有路易十六风格的边椅兼顾了舒适与优雅。此后,他相继完成作曲家科尔·波特(Cole Porter, 1891-1964)位于先生街(Rue Monsieur)的音乐沙龙、作家弗朗索瓦·莫里亚克(François Mauriac, 1885-1970)勃艮第帕西(Passy)的寓所、艺术赞助人安娜-莱蒂西亚·佩奇-布朗特(Anna-Laetitia Pecci-Blunt, 1885-1971)卡西尼公馆(Hôtel de Cassini)的图书馆和银行家安德烈·迈耶(André Meyer, 1898-1978)勃艮第街(Rue de Bourgogne)宅邸等众多代表性室内设计;此外,弗兰克也接受了来自大洋彼岸的委托,为美国慈善家坦普顿·克罗克(Templeton Crocker, 1884-1948)和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 1808-1979)等社会名流提供了包括家具、灯具和地毯在内的众多设计作品。至二战爆发之前,弗兰克装备了一支精致的精英队伍,他与朋友们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运营模式,由设计师、艺术家、工匠和制造商共同完善品牌的建设,以独领一派的设计成就了众多经典作品,他对材料的处理和运用,以及作品的层次构造,仍是当今设计师的重要参考依据;正如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前馆长雅克·拉塞涅(Jacques Lassaigne, 1911-1983)曾指出的一样,弗兰克在巴黎时尚生活中写下了重要一笔。


1940年6月,在法军溃退的最后时刻,弗兰克从葡萄牙驻波尔多总领事阿里斯蒂德斯·德·索萨·门德斯(Aristides de Sousa Mendes, 1885-1954)手中得到了离开法国的签证,经由里斯本乘船前往阿根廷。在远离冲突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弗兰克重新开始了设计工作,与老朋友兼商业伙伴伊格纳西奥·皮罗瓦诺(Ignacio Pirovano, 1909-1980)合作完成了数项重要委托;同时,作为后者创立的孔泰公司(Comté, 1932-1962)艺术总监,他将法国传统与南美特色相结合,使用巴西多彩石子以凡尔赛地板的镶嵌方式设计了华丽的多用途装饰铺面。1941年1月,他登陆美国纽约;3月8日,饱受抑郁、药物、恐同嘲讽和反犹主义困扰的弗兰克以过量的巴比妥类药物结束了生命;直至战争结束,在法国的朋友们才得知他的死讯。


重建年代,弗兰克的作品因与战前生活方式联系太紧密,不具体现新时代的精神,而逐渐不被提及;至1960年代,时间的变迁使他的名字被彻底遗忘,以至于很难认定他的作品归属。1963年5月,乔赛特·德文(Josette Devin, 1930-1990)在《观点》(L'Œil)杂志上发表了《让-米歇尔·弗兰克—被遗忘的装饰艺术家》(Jean-Michel Frank. Un décorateur oublié)一文,她根据阿道夫·夏诺保存的历史照片重新梳理了弗兰克作品集;1970年代初,伊夫·圣罗兰与其伙伴皮埃尔·贝杰(Pierre Bergé, 1930-2017)倾力搜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藏品集合,再次重燃了人们对弗兰克美学的热情;此后,在安德莉·普特曼(Andrée Putman, 1925-2013)、阿兰·勒西厄特(Alain Lesieutre, 1931-2001)和费利克斯·马西亚克(Félix Marcilhac, 1941-2020)等举足轻重的设计师和收藏家进一步推广下,再次确立了弗兰克在法国装饰艺术中不可撼动的领导地位。如今,弗兰克作为法式现代设计鼻祖,被众多杰出设计师公认为最大的灵感来源之一,他的作品受到全球艺术爱好者和收藏家群体的高度追捧,在艺术市场屡创佳绩,其中一款钙华贴面的橡木立柜曾于2014年3月12日在巴黎苏富比以超过368万欧元的高价成交。